国际经济法法学案例
2011-09-27 21:39:59   来源:   作者:路路     点击:

国际经济法学案例

#国际贸易术语

#FOB 合同风险转移案

[ 案情介绍 ]

原告 Pyrene 公司(卖方)与印度政府(买方)签订了一份购买消防设备的合同, FOB (伦敦),买方与被告 Scindia Steam Navigation 公司(下称“船方”)签订了货运合同,提单合并了 1924 《海上货运法》( Carriage of Goods by Sea Act )。卖方按照买方的指示将货物运到伦敦港,船方在使用船上吊杆把消防设备从驳船往船上运的时候,吊杆折断,造成货损,此时,货物尚未越过船舷,风险并未转移给买方。卖方向英国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船方承担赔偿责任,承担卖方修理消防船的全部费用。被告(船方)承认其责任,但主张依据《海上货运法》享有赔偿责任限额。原告(卖方)则不同意船方享有赔偿责任限额,理由是:其一,权利及免责不能扩展适用于货物越过船舷之前;其二, FOB 下,运输合同是买方与船方订立的,卖方并没有参与到运输合同中去,提单合并的规则是规范船方和提单持有人(卖方)之间的关系。

法院认为,首先,根据《海上货运法》第 1 条( b )项、( e )项以及第 2 条﹡,该法案能否适用仅取决于该合同是否为海上货运合同,而不是任何时间上的限制。第 1 条( e )项所提及的“货物装上船起”,目的仅在于确定船方一系列与海上货物运输有关的义务中的第一项,船方承担全部的装卸义务的同时,他们的权利和免责也延及整个装卸过程,包括货物越过船舷之前的装卸阶段。其次,不可否认,运输合同牵涉三方(即卖方、买方、船方),只要运输合同对卖方有影响、卖方与之有利益关系,卖方就应该参与到合同中去。即卖方把货物交付船边就意味着请求船方装卸,船方搬运货物就意味着接受该请求,这个默示的合同( Implied contract )包括有关船方权利、义务、免责的一般条款。因此,原告(卖方)也受买方与船方之间的合同及该合同合并的《海上货运法》条款的约束。所以,船方有权享有赔偿责任限额。

﹡英国《海上货运法》第 1 条( b )项规定:“运输合同”适用于提单所证明的或与海上货物运输有关的任何类似的单证所证明的运输合同;也适用于在租船合同下或根据租船合同所签发的上述任何提单,或类似单证,自该单证制约承运人与上述单证持有人之间的关系时开始。该法第 1 条( e )项规定:“货物运输”包括自货物装上船起( loaded ),至卸下船( discharged )时止的一段时间。该法第 2 条规定:除第 6 条规定外,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承运人,对有关货物的装载、搬运、积载、运输、保管、照料和卸载,都应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责任和义务,并享有权利和豁免。

[ 问题 ]

1 、《国际贸易术语解释通则》, FOB 术语下货物的风险在何时转移?

2 、货物风险的转移与承运人的责任是什么关系?

3 、运输合同的效力是否能波及第三方?

#CIF 合同卖方迟延交单案

[ 案情介绍 ]

卖方与买方订立了 1000 吨 1 号加拿大油菜籽的合同,价格条件为 CIF 鹿特丹 / 欧洲港, 1974 年 11 月至 12 月装船。买方又将该批货物转卖了 400 吨给 Verheijdens Veervoeder Commissiehandel 和 350 吨给 Lenersan-Poortman N.V 。转卖合同是按照国际油、油菜籽和油脂协会( FOSFA )的油菜籽合同签订的,其中的支付条款规定:卖方应在提单签发日后 20 天内提交单证,即 1974 年 12 月 31 日 前。但在 1974 年 12 月 20 日,船在圣劳伦斯河搁浅受损,因修理船舶耽搁了时间, 1975 年 3 月才转船,货物于 4 月才到达欧洲。提单日期是 12 月 11 日 ,而直到 2 月 7 日 ,单据才转到买方手中。买方以超过规定期限为由拒绝接受单据。买方于 3 月 4 日 将争议提交仲裁。仲裁裁决买方胜诉,卖方上诉至法院。法院认为及时交单是卖方在合同中应履行的先行“条件”,否则就是卖方违反合同,买方有权因此终止合同并拒绝单据。因此,上诉法院维持了原判,即买方有权拒收单据,因为卖方交单过迟。

[ 问题 ]

#依《国际贸易术语解释通则》, CIF 术语下,买卖双方各应承担什么义务?

#卖方应在何时提交单据?

#国际货物买卖

(一)因价格上涨引起的要约撤销

[ 案情介绍 ]

香港 A 商行于 10 月 20 日 来电向上海 B 公司发盘出售一批木材。发盘中列明各项交易条件,但未规定有效期限。 B 公司于当天收到来电,经研究决定后,于 22 日上午 11 时向上海电报局交发对上述发盘表示接受的电报,该电报于 22 日下午 1 时送达香港 A 商行。此期间,因木材价格上涨,香港 A 商行于 10 月 22 日 上午 9 时 15 分 向香港电报局交发电报,其电文如下:“因木材价格上涨,我 10 月 20 日 电发盘撤销。” A 商行的电报于 22 日上午 11 时 20 分送达 B 公司。

[ 问题 ]

#A 公司是否已经成功地撤销了 10 月 20 日 的发盘,为什么?

#A 、 B 公司之间的合同是否成立,为什么?

(二)卖方为完成交货应承担的其他义务

[ 案情介绍 ]

北京 B 公司为代理出口湖北省 W 罐头厂 5 万箱 1992 年生产的积压罐头与德国 A 公司签订合同。合同签订后次日,德国 A 公司越过代理人与直接的供货方 W 厂签定了购买 4 万箱同样货物的协议。由于两份合同指向同一标的(实际上除去残次品 W 厂只有 4 万箱积压罐头), B 公司无货可供,而请求解除合同。 A 公司认为 B 公司无力履行合同,提出索赔。

[ 问题 ]

1 、在 A 公司与 B 公司签订的合同中, W 厂的罐头是否已经划拨到合同项下?

2 、 A 公司是否应承担违约责任?

(三)买方要求损害赔偿

[ 案情介绍 ]

1995 年 3 月 5 日 ,北京某工业供销公司(买方)与荷兰碧海有限公司(卖方)签订了一份进口机床的合同。合同规定:由卖方在 1995 年 12 月 7 日 前交付买方机床 100 台,总价值 5 万美元,货到 3 日内全部付清。 7 月 7 日 ,卖方来函:因机床价格上涨,全年供不应求,除非买方同意支付 6 万美元,否则卖方将不交货。对此,买方表示按合同规定价格成交。买方曾于 7 月 7 日 询问另一家公司寻找替代物,但新供应商可以在 12 月 7 日 前交付 100 台机床并要求支付价款 5.6 万美元。买方当即未立即补进。到 12 月 7 日 ,买方以当时的 6.1 万美元的价格向另一供应商补进 100 台机床。对于差价损失,买方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卖方赔偿其损失。

[ 问题 ]

买方的要求是否合理?

(四)货物风险的承担

[ 案情介绍 ]

中国 A 公司向美国 B 公司以 CIF 条件出口一套成套机械设备, 1996 年初, A 公司与 S 航运公司签订了海上集装箱运输合同,由 A 公司将货物交 S 航运公司装箱运输,合同注明货物为成套设备,严禁水浸。 A 公司交货后与 S 公司共同装箱并加铅封。货物到达目的地后,收货人告知 A 公司交付的货物被水浸,全部报废。由于买卖双方签订的是 CIF 合同,收货人要求卖方 A 公司协助其向 S 公司索赔。 A 公司经初步调查,发现运送货物船舶途中进水,加上集装箱下有漏洞,致使货物被浸。但 S 公司认为 A 公司参与了封箱,当时未提出异议,故其不应对此事负责。

[ 问题 ]

1 、责任主体是哪一方?

#国际贸易支付

#托收付款方式中银行的责任

[ 案情介绍 ]

中国某外贸 A 公司与某外国 B 公司签订一出口合同,付款条件为付款交单见票后 45 天付款。当汇票及所附单据通过托收行寄抵进口地代收行后, B 公司及时在汇票上履行了承兑手续。货抵目的港时, B 公司由于用货心切,出具信托收据向代收行借得单据,先行提货并转售。汇票到期时, B 公司经营不善,失去偿付能力。代收行将汇票付款人拒付的情况通知了托收行,并建议向 A 公司索取货款。

[ 问题 ]

#这是一种什么付款方式,存在什么样的风险?

#此案中国 A 公司如认为代收行在办理托收时有问题,是否能直接诉代收行?关于这个问题有哪些争论?

(二)不可撤销信用证开证行的付款义务

[ 案情介绍 ]

1995 年 11 月 6 日 ,被上诉人珲春建行开立了一份编号为 JLHCLC95302 的不可撤销跟单信用证,金额为 146 万美元,开证申请人为吉林省对外贸易进出口公司(以下简称吉林外贸),受益人为上诉人纽科公司,通知行为纽约银行法兰克福分行(以下简称法兰克福分行)。该信用证注明适用国际商会第 500 号出版物即 1993 年修订的《跟单信用证统一惯例》(以下简称 UCP500 )。同年 11 月 18 日,纽科公司开始发运信用证项下货物。同年 12 月 5 日,纽科公司将信用证项下的单据交给法兰克福分行,请求付款。法兰克福分行审单后于同年 12 月 8 日通过电传,向珲春建行提出单证有 7 个不符点: 1 、铁路运单以俄文签发; 2 、有两份编号分别为 50332 、 50331 号的铁路运单缺失; 3 、发货延误; 4 、装箱单上的铁路和车厢号码与铁路运单不符; 5 、发票上的合同号与其他单据不符; 6 、质量证书中的第二点与信用证和发票不符; 7 、受益人传真的包装方式与信用证不符、发运日期有误等,要求珲春建行指示是否承兑该批单据。珲春建行于同年 12 月 15 日向法兰克福分行发出电传,明确表示拒付。因电讯设备发生故障,使该电传无法辨认,法兰克福分行请珲春建行重发。 12 月 18 日 ,珲春建行重发了该电传。后法兰克福分行将珲春建行表示拒付的电传通知了纽科公司,并将信用证项下全套单据退还了纽科公司。此间,纽科公司发运的货物被与吉林外贸有外贸代理关系的珲春市国贸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珲春国贸)提走。纽科公司因向珲春建行追索货款未果,遂诉至中华人民共和国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请求判令珲春建行支付信用证项下货款及利息,并赔偿其损失。另查明, JLHCLC95302 号信用证系珲春国贸依其与吉林外贸之间的外贸代理协议,以吉林外贸的名义向被上诉人珲春建行申请开立的。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 1 )珲春建行开立的信用证经法兰克福分行通知被纽科公司接受后,该信用证即发生法律效力,在信用证各方当事人之间产生约束力。纽科公司明知吉林外贸不是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的买方,却接受了以吉林外贸为开证申请人的信用证,说明纽科公司在该笔信用证交易中看重的是珲春建行的第一付款责任。案外人珲春国贸用委托代理协议代替开证委托书,以吉林外贸的名义开立信用证的行为,违反了信用证开立的一般程序。珲春建行作为开证行对此审查不严,有一定过错;( 2 )本案中,法兰克福分行既是通知行也是议付行。该分行向纽科公司送达信用证时是通知行身份,其与珲春建行之间是委托代理关系。法兰克福分行一旦接受珲春建行的指定成为议付行时,其与珲春建行之间就形成了票据关系中持票人与付款人的关系。议付行只有获得合格票据并对受益人予以议付后,才有权持票据向开证行要求兑付信用证项下的货款。法兰克福分行作为议付行时的审单,其目的是为了确认纽科公司交来的单据是否合格。该分行将审单时发现的 7 个不符点电传给珲春建行,是想先得到珲春建行的指示再向受益人议付,为自己日后持此单据要求开证行付款增加保险系数,不是替代开证行审单。开证行得到议付行交来的单据后,仍有权进行审核,若发现单证不符,还能拒付货款。珲春建行作为开证行和法兰克福分行作为议付行,各自都有独立进行审单的权利,并分别对自己的审单后果负责。 UCP500 第十三条 b 项和第十四条 d 项对开证行审核单据以及拒绝接受单据所规定的 7 个银行工作日期限,都是从开证行收到单据的翌日起算。开证行只有收到单据,才受 7 个银行工作日期限的约束。珲春建行是在收到法兰克福分行的电传后表示拒付信用证项下货款。从信用证开立到被拒付,珲春建行从未收到过法兰克福分行或者纽科公司提交的单据,从未行使过审单的权利,因此该行的拒付意思表示不受 7 个银行工作日期限的限制。纽科公司提出的议付行审单即是代表开证行审单,二者之间的关系应当受民法通则代理制度规定约束的主张,不能成立。( 3 )信用证交易是单据交易,在信用证的各个环节均应遵守单证严格相符的原则。单单相符、单证相符的原则已被各国银行所采用并被国际商会认可。从此原则出发,法兰克福分行电传中所提的 7 个不符点是有事实根据的。纽科公司认为该 7 个不符点不成立的主张,不能采纳。( 4 )虽然珲春建行在开证过程中有过错,但不是与案外人合谋欺诈纽科公司,不影响该行开出信用证的效力。纽科公司在庭审中提出珲春建行与案外人合谋欺诈的主张,依据不足,不予支持。纽科公司的货物被他人提走未付货款的问题,可通过解决商业纠纷的途径另行告诉。据此,该院判决:驳回纽科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 81040 元由纽科公司承担。

纽科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称:被上诉人珲春建行明知系珲春国贸以吉林外贸的名义申请开证而开出信用证,是与珲春国贸合谋利用信用证进行欺诈、骗取其货物的行为;珲春建行超出审单期限等行为违反了 UCP500 的规定,珲春建行无权拒付单据,应承担付款义务;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请求改判珲春建行赔偿上诉人纽科公司的货款及利息损失。

珲春建行答辩称:珲春国贸以吉林外贸的名义申请开证并不影响信用证的效力,上诉人纽科公司称被上诉人珲春建行与珲春国贸合谋诈骗于理不合;珲春建行因单证不符拒付信用证项下货款符合 UCP500 的规定;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 问题 ]

#开证行珲春建行是否有权拒付信用证项下的货款?

#开证行对于纽科公司的货物被珲春国贸提走是否承担责任?

#信用证欺诈

[ 案情介绍 ]

1941 年 1 月 7 日 ,原告斯金特及其合伙人与被告越海贸易人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向被告越海贸易人有限公司购买了一批猪鬃。被告越海贸易人有限公司是一家营业地位于印度的有限责任贸易公司。

此后,原告与被告施罗德银行签订合同,由施罗德银行向越海贸易人有限公司开出不可撤销信用证,以此来支付货款。该信用证规定,越海贸易人有限公司在交运了合同规定的猪鬃后,取得以施罗德银行为收货人的提单,施罗德银行凭提单、发票及越海开出的汇票付款。

该信用证由一家位于印度的中介银行通知越海,越海将 50 箱货物装载上船,并取得提单。这些提单表明,越海所交付的货物与信用证的要求相符,但是,实际上,这 50 个箱子装的全是一些不值钱的东西和垃圾。在交付货物之后,越海按照信用证开具了一张汇票,以渣打银行为受款人,将此汇票连同伪造的单据交给在印度的渣打银行。

原告斯金特向纽约州纽约区高级法院起诉,要求施罗德银行及其他被告停止就汇票付款或提示汇票要求付款,并同时要求法院宣告信用证和汇票无效。被告之一,渣打银行的印度、澳大利亚和中国分行,提出申请要求驳回起诉。

[ 问题 ]

#信用证欺诈例外原则适用的条件是什么?此案是否能适用此原则?

#信用证欺诈的司法救济措施有哪些?

#国际货物运输法

(一)清洁提单

[ 案情介绍 ]

甲国的卖方 A 公司向乙国的买方 B 公司出售 1.2 万吨精练白糖,价格条件是 CFR ,装运期是 2004 年 3 月或 4 月,装运港为丙国的 C 港,目的港为丁国的 D 港。

2004 年 4 月 13 日 ,卖方负责订租的 E 轮到达 C 港,并马上装货, 4 月 18 日 , 货装完毕 , 但突然发生火灾 , 由于食糖受到烟熏和灭火水的浸湿 , 致使 3000 吨受损,失去了商销性,于是受损的食糖被重新卸岸。其余的 9000 吨被安全运到目的地。

2004 年 4 月 19 日 ,承运人签发了两张提单 . 其中一张提单重量为 9000 吨,另一张提单的重量为 3000 吨。第二张提单对货物的表面状况的描述是“表面状况良好”,但同时记载“重量、尺码、数量、状态、内容和价值不详”。

[ 问题 ] 第二张提单是清洁提单吗?

#提单的物权性和无单放货

[ 案情介绍 ]

华润纺织公司(卖方)与深圳进出口公司(买方)签订购销合同,约定由卖方向买方提供苏丹原棉 1905 吨,分两批交货。随后,买方又与湛江纺织公司签订原棉加工合同,约定由湛江纺织公司将原棉加工成精纺。根据买方的申请,中国银行深圳分行开出 LC450890756 号不可撤销跟单信用证。

10 月 11 日 ,卖方开出金额 1530596.11 美元的即期汇票,连同包括一式四份正本提单在内的全套议付提单通过中国银行香港分行转交给中国银行深圳分行 , 要求买方支付货款。 14 日,中国银行深圳分行收到信用证项下单据,通知买方付款。 20 日,买方通知中国银行深圳分行,因单据与信用证规定不符,拒绝付款。同日,中银深圳通知中银香港,拒付货款。

10 月 11 日 ,承运人所属的“科达 – 玛珠”轮抵湛江港。湛江船代公司为承运人委托的船务代理。 18 日,“科达 — 玛珠”轮卸货完毕,存放于港区仓库。 20 日,湛江纺织公司向湛江船代公司出具保函,保证承担凭副本提单提货可能产生的责任,湛江船代同意交付货物。

31 日,提货完毕。

卖方知道后与买方通过传真就货物质量及货款支付问题进行协商,并将信用证货款支付方式改为电汇方式,且收取了买方支付的 60 万美元的部分货款。因余款得不到清偿,卖方遂依据其持有的提单起诉湛江船代公司、买方及湛江纺织公司。

海事法院认为:货物得所有权已转移,卖方所持提单已丧失了物权凭证的效力,判决驳回卖方的诉讼请求。

[ 问题 ] 你认为海事法院的判决有道理吗?

(三)“新发”轮预借提单纠纷案

[ 案情介绍 ]

1993 年 5 月 8 日 ,原告中国广澳公司与被告印尼茂林合板厂签订购销合同,约定:由茂林合板厂向广澳公司提供三种规格的胶合板 6000 立方米,价格条件为 CIF 汕头,总价款 2,266,000 美元,以信用证方式结算。 6 月 4 日 , 广澳公司向中国银行汕头分行申请开立以茂林合板厂为受益人的 100 %即期议付不可撤销跟单信用证。信用证约定:货物装运期不迟于 1993 年 7 月 31 日 ,可分批装运, 不可转运;议付单据包括一套以议付银行为指示人的清洁已装船提单;信用证有效期至 1993 年 8 月 21 日 。

广澳公司依据上述购销合同,于 1993 年 5 月 23 日与汕头经济特区广澳物资公司(以下简称汕头物资公司)签订一份《产品订货合同》,约定:由广澳公司向汕头物资公司提供 6000 立方米 胶合板,单价每立方米人民币 4500 元,总价款人民币 27,000,000 元;供方须于 1993 年 7 月最迟 8 月 15 日 前 将全部货物交付给需方;合同签订后 7 日内,需方付 30 万美元给供方作为购货定金, 接到提单后 3 日内付清全部货款;若供方不能按期按质交货,除应退还需方 30 万美元定金外,按等额赔偿需方 30 万美元。合同签订后,汕头物资公司分别于 5 月 24 日 和 5 月 29 日 共向广澳公司支付定金 30 万美元。
7 月 23 日 ,茂林合板厂从印度尼西亚坤甸港发运第一批胶合板 2999.9893 立方米 ,广澳公司根据信用证的规定议付了货款 1,132,981.99 美元。该批货物由新加坡新中船务(私人)有限公司的 “ 新中 ” 轮承运,于 8 月 11 日运抵汕头。第二批货物由联发公司承运,联发公司向茂林合板厂签发了一式三份清洁已装船提单,提单记载船名是 “ 新发 ” 轮,货物为 2, 9999893 立方米 胶合板,提单签发日期是 1993 年 7 月 31 日 。 8 月 3 日 , 茂林合板厂传真通知广澳
公司,后一批胶合板总数 2999.9893 立方米 已于 1993 年 7 月 31 日 装上 “ 新发 ” 轮,并附联发公司签发的提单。广澳公司接到货物已装船的通知后,于 8 月 5 日 与汕头物资公司就《产品订货合同》签订补充协议,约定:由于两批货物没有在 7 月份运抵汕头,广澳公司无法在 7 月份交付货物。广澳公司应于 8 月 15 日前将全部货物一次性交付汕头物资公司。如果广澳公司违约,汕头物资公司有权拒收货物,并按合同追究违约责任。

8 月 24 日 , 广澳公司收到中国银行汕头分行要求其付款赎单的通知书,此时,货物尚未抵达汕头港。据调查, “ 新发 ” 轮 1993 年 7 月 30 日 至 8 月 6 日还在汕头港进行上一航次的卸货。广澳公司认为联发公司与茂林合板厂恶意串通,签发了虚假提单,属于提单欺诈行为,遂于 8 月 25 日向法院提出冻结信用证的申请。法院准予广澳公司的申请,于 8 月 27 日裁定冻结广澳公司申请中国银行汕头分行开出的茂林合板厂为受益人的第 41A 931374 号信用证,止付信用证项下的货款 1,132,981.99 美元。 9 月 13 日 , 广澳公司向海事法院申请扣押 “ 新发 ” 轮,要求联发公司提供 70 万美元的担保。海事法院准许广澳公司的申请,于 9 月 22 日 裁定扣押了 “ 新发 ” 轮,责令联发公司提供 70 万美元的担保。 10 月 6 日 ,联发公司提供了担保, 海事法院解除了对 “ 新发 ” 轮的扣押。

庭审中,联发公司承认,第二批胶合板实际于 1993 年 8 月 13 日在印度尼西亚坤甸港装船, 8 月 26 日 装船完毕, 9 月 16 日 抵达汕头港。

由于第二批胶合板没有按期装运,广澳公司不能按期履行其与汕头物资公司的《产品订货合同》,广澳公司为此已向汕头物资公司退还购货定金 30 万美元,并赔偿定金 30 万美元。另据调查,按照当时的情况,进口一批相同数量、规格的胶合板,需货款 1,132,981.99 美元,发生各项费用共计人民币 577,072.54 元。

广澳公司起诉认为:茂林合板厂没有按照购销合同约定的期限发运货物,而向联发公司预借提单,联发公司在货物尚未装船时就向茂林合板厂签发已装船提单,两者合谋欺诈广澳公司,致使广澳公司无法履行内贸合同,产生严重的经济损失,请求海事法院判令两被告赔偿广澳公司利润损失和向内贸单位赔付的定金损失等共计 528,488.34 美元、 3,571,609.38 元人民币。

联发公司答辩认为:联发公司在客观上预借了提单,但其主观上并没有恶意。广澳公司通过申请法院冻结信用证,止付货款,没有取得提单,意味着没有取得提单项下货物的所有权,也意味着放弃了凭正本提单向船东索赔的权利,因此广澳公司对联发公司不具有诉权。联发公司提出反诉,认为广澳公司申请诉讼前扣押船舶错误,请求法院判令广澳公司赔偿联发公司因此遭受的损失 103,258 美元。茂林合板厂没有答辩。

广州海事法院认为:本案提单签发地在印度尼西亚,但损害结果发生在中国,故可以适用中国法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的规定,在货物装船完毕后,承运人才能签发已装船提单。联发公司在货物尚未开始装船时就签发了已装船提单,构成了预借提单。由于茂林合板厂没有按期交货装船,而联发公司向其预借提单,掩盖了茂林合板厂的真实履约情况,配合茂林合板厂隐瞒延迟装船的事实,制造出货物已装船的假象,使广澳公司不能履行内贸合同,并丧失了采取补救措施的时机。茂林合板厂和联发公司的行为属于共同侵权行为,直接侵害了广澳公司的利益。广澳公司为减少损害而申请法院冻结信用证,没有付款赎单,但仍然可以对侵权行为人提起侵权损害赔偿之诉。本案属于预借提单侵权损害赔偿纠纷,应依照侵权损害赔偿的法律规定,确定赔偿范围。第一批货物在购销合同和信用证规定的装运期内装船,且系另一承运人承运,承运人也没有实施预借提单行为,故有关第一批货物的损失与第二批货物的预借提单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广澳公司要求茂林合板厂和联发公司赔偿第一批货物的可得利润损失和相应的违约金损失,缺乏根据,不于支持。第二批货物的损失,包括广澳公司依据其与汕头物资公司的订购合同预期可得的利润和由于无法履行合同而支付的违约赔偿金,与茂林合板厂和联发公司的预借提单行为有直接因果关系,应由茂林合板厂和联发公司共同赔偿。广澳公司为防止损失扩大和保全其海事请求,申请法院冻结信用证、诉讼前扣押船舶,符合法律规定,由此产生的费用也应由茂林合板厂和联发公司赔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七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四十六条的规定,海事法院判决:

一、联发公司、茂林合板厂连带赔偿广澳公司可得利润损失人民币 2,726,041.40 元、违约金损失 150,000 美元、申请冻结信用证和诉讼前扣船申请费人民币 57,580 元,以及上述款项的利息。

二、驳回联发公司的反诉请求

联发公司不服,提起上诉,认为:广澳公司没有付款赎单,不具备侵权索赔的基本条件;联发公司的预借提单行为与广澳公司不能履行内贸合同没有必然联系。请求上级法院撤消原判。广澳公司答辩认为:本案是侵权之诉,不以取得提单为起诉的条件;广澳公司不能履行内贸合同是茂林合板厂和联发公司预借提单的必然结果。请求上级法院维持原判,驳回上诉。 经二审法院调解,广澳公司与联发公司经协商达成协议:由联发公司补偿广澳公司总计 30 万美元。

[ 问题 ]

#预借提单的概念及与倒签提单的区别是什么?

#预借提单行为的性质是什么?

(四)“喜马拉雅”案和“喜马拉雅”条款

[ 案情介绍 ]

喜马拉雅号轮之船侧出入口舷梯滑动松脱,致使头等舱乘客年迈寡妇 Alder 夫人失足跌落 16 英尺 下之码头,腿部受伤 .Alder 夫人先向船舶所有人索赔,但因船票上免责条款之规定而徒劳无功,遂转向 Dickson 船长请求损害赔偿。法院认为依据契约当事人原则 ( 合同相对性 ) ,非契约当事人无法主张该契约上的权利,因此船舶所有人与旅客订立之运送契约,其上之免责条款,无法惠及非契约之当事人。船长遂支付 6000 英镑之损害赔偿,嗣后由船东对之进行补偿。在该案判决后,许多船舶公司为防止有人避开合同以侵权提起诉讼,本着契约自由原则,纷纷在客票或提单中顶入条款,将客票或提单中适用于承运人的有关免责、豁免、责任限制、抗辩等权利扩大到承运人的雇佣人和代理人,该条款随后又被称为“喜马拉雅”条款。

[ 问题 ]

1 、“喜马拉雅”案和“喜马拉雅”条款是否相同?

2 、承运人的雇佣人及代理人是否能享受责任限制的保护?

(五)订约承运人及实际承运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 案情介绍 ]

2002 年 7 月,原告秦皇岛金海粮油工业有限公司与被告秦皇岛市裕东行船务有限公司签订运输协议,第一委托被告由巴西运输一套精炼棕榈油设备至秦皇岛港,包干运费 29500 美元。货物运至上海港后,第一被告安排第二被告临海市涌泉航运公司所属“涌泉 2 号”轮进行转船运输。同年 9 月 6 日,“涌泉 2 号”轮在驶往秦皇岛途中因货舱进水,船体倾斜,被救助于山东石岛港。经秦皇岛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货物残损金额 22270 美元。经青岛双诚船舶技术咨询有限公司对船舶进行检验,“涌泉 2 号”轮船体开裂进水的原因是由于船舶结构缺陷或船舶材质问题所致。

天津海事法院经过审理认为,承运人在开航前和开航时,应当谨慎处理,使船舶处于适航状态,使货舱适于并能安全收受、载运和保管货物。“涌泉 2 号”轮虽然于 2001 年 12 月 12 日 进行了年检,取得适航证书,但青岛双诚船舶技术咨询有限公司验船师在验船时拍摄的照片中显示,该轮货舱锈蚀特别严重,船底 K 列板上有一条长度约为 400MM 纵向裂口,痕迹较旧并用木塞塞住。另外被核定抗风能力 8 级的该轮,在遭遇 6 级风浪时即造成船体损坏、货舱进水,均证明该轮在开航时,实际上已不适航。被告临海市涌泉航运公司作为上海港至秦皇岛港的区段承运人,没有提供适航的船舶,对由此给原告造成的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第一被告秦皇岛市东裕行船务有限公司作为全程承运人,应对全程运输负责,对于原告的损失应于第二被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据此,天津海事法院依据我国海商法和合同法的有关规定判决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货物损失、残损检验费,货物在石岛港产生的堆存费、装卸费,外国专家来秦皇岛检查设备费用 , 原告重新定购被损坏设备的运输费用及其保险费,共计人民币 261795.43 元。天津海事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后原告、被告均未上诉。

[ 问题 ]

1 、船舶是否适航及与年检的关系是什么?

2 、订约承运人与实际承运人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国际货物运输保险法

#一切险货损案

[ 案情介绍 ]

中国 A 公司与欧洲 B 公司签订一份从中国出口玉米的合同,价格条件为 CIF ,由中国公司负责货物运输和保险事宜。由 C 公司所属的“玛丽”号将货物从张家港运至德国汉堡。 2001 年 7 月 26 日 , A 公司将货物在张家港装船,并向 D 保险公司投保了海上运输货物保险一切险。“玛丽”号按时到达汉堡港,但由于码头工人罢工,船上的玉米不能卸下达 1 个月之久,致使船上所载玉米变质,收货人向保险公司提出保险索赔。保险公司拒绝。

结论:本案的货损是由于罢工所致,货物虽然保了一切险,但罢工并非一切险的承保风险,罢工险属于须由被保险人与保险人特别约定的特殊附加险,本案由于货方没有投保特殊附加险,因此,保险公司可以拒赔。

[ 问题 ]

#一切险的承保范围是什么?

2 、附加险有什么特点?

#海洋运输货物保险的除外责任

[ 案情介绍 ]

中国某进出口公司与欧洲某公司依 1980 年《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订立了出口中国花生仁的合同, CIF 价格条件,由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承保一切险,由广远 X 轮承运, X 轮于 1987 年 1 月 15 日 自青岛开航, 3 月 24 日 抵达荷兰鹿特丹港,在卸货时发现该轮第四舱 18000 包共 900 吨花生仁部分被带毒性的蓖麻籽皮沾污,收货人全部拒收,并向保险公司提出赔偿。保险公司拒赔,认为花生仁部分被带毒性的蓖麻籽皮沾污是在保险责任开始前,被保险货物已存在的品质不良所造成,因为船上根本没有带毒性的蓖麻籽皮。结论:保险公司应当拒赔,因为损失属于除外责任所致。

[ 问题 ]

1 、什么是保险责任和除外责任?

2 、本案应该向谁提出索赔 ?

#国际商事合同通则

#特意待定的合同条款

[ 案情介绍 ]

A 是海运承运人, B 是码头的经营者, A 就使用 B 的集装箱与 B 达成了一份详细的协议。该协议确定了集装箱每年装卸货物的最小容量和应支付的费用,另外规定达到最小容量后又增加的集装箱的费用待定。 2 个月后, A 了解到 B 的竞争对手可以提供更优惠的条件,因而拒绝对 B 履行该协议,声称其与 B 的协议因为费用问题未解决,从来就没有生效。

[ 问题 ]

A 与 B 之间的协议是否生效?

(二)重大失衡

[ 案情介绍 ]

A 是甲国一个汽车制造厂, B 是乙国工业制造商,乙国急于建立自己的汽车工业,因此,推出了一系列的鼓励政策。 B 为了享受到乙国的鼓励政策急于与 A 厂洽谈引进生产线的问题。 A 于是卖给 B 一条过失的汽车装配线,虽然 A 对该装配线的效率未做过任何表述,但其成功地确定了明显过分的俄价格。

[ 问题 ]

当 B 发现其所支付的总金额相当于购买一条先进得多的装配线的价格时, B 是否有权宣告该合同无效?

(三)损害赔偿

[ 案情介绍 ]

7 月 2 日 , A 要求旅游代理商 B 公司为其在巴黎预订 20 间 8 月 1 日 的客房,价格为每间 500 法国法郎。 7 月 15 日 , A 得知 B 还没有预订到房间。 A 一直等到 7 月 25 日 才委托别人在预订,但只能订到 700 法郎一间的房间了。如果 A 在 7 月 15 日 采取行动,可以订到 600 法郎一间的房间。

[ 问题 ]

A 可以从 B 公司处得到多少法郎的赔偿?

(四)合同的解释

[ 案情介绍 ]

加拿大制造商 A 公司与美国零售商 B 公司订立了一批购买光学镜头的合同,合同一直是以加拿大元计价。 A 公司向 B 公司发出一新的要约,提示以“元”计价,但未做进一步说明。

[ 问题 ]

该合同是应以美元计价,还是应以加拿大元计价?

?

?

#国际知识产权保护

#发明专利申请优先权案

[ 案情介绍 ]

日本某公司于 1990 年 10 月 10 日 向中国专利局提交了一份名为“乙烯氧化制环氧乙烷高效银催化剂”的发明专利申请,该发明已于 1990 年 5 月 13 日 以相同主题的内容向日本提出专利申请,并在向中国专利局提交该专利申请的同时,提交了要求优先权书面声明, 1990 年 12 月 20 日 ,该公司又向中国专利局提交第一次在日本提出的专利申请文件的副本。

同年 7 月,中国某大学研究所也成功研制出乙烯氧化制环氧乙烷高效银催化剂, 8 月 22 日 ,该研究所向中国专利局提交关于这项发明的专利申请。

中国专利局在审查了日本公司和中国研究所的专利申请文件后,最终将发明专利权授予日本公司。

[ 问题 ]

中国专利局为什么把这项专利权授予日本公司?

(二)商标国际注册案

[ 案情介绍 ]

宁波“杉杉”服装公司以加工高档男女西服、衬衫闻名,其生产的产品在国内占有一定的市场,拥有的“杉杉”牌文字和图形商标在国内也有较高的知名度。为打开国际市场,让自己的产品走出国门,公司的领导决定在提高服装质量、在国外广作宣传和积极促销以外,还要在美国、日本、法国、西班牙、比利时等十几个国家申请“杉杉”牌文字和图形商标的注册专用权。为此,他们特地委托某商标事务所代为办理各国商标注册事宜。考虑到我国和公司拟申请商标注册的绝大多数国家都是《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协定》的成员国,因此该事务所决定通过国际注册的方式在各有关国家取得商标专用权,然后对那些不属于《马德里协定》成员国的其他国家,再逐一取得注册。

[问题]

#如何通过国际注册使“杉杉”商标在各有关国家取得注册?

#如果在取得国际注册以后的第三年,我国商标局宣告“杉杉”商标的国家注册无效,会对其在其他国家的注册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三)实用艺术作品和工业品外观设计的著作权保护问题

[案情介绍]

英特莱格公司的住所地位于瑞士,属于乐高集团。1998年2月25日乐高系统公司出具的著作权转让确认书载明:依据丹麦法律对由乐高系统公司及乐高未来公司的雇员及设计人员创作完成并业已推向市场的所有乐高玩具块中的雕塑、文字、图片、绘画、摄影及文字作品和实用艺术品享有著作权在内的所有权及利益;而且,就前述作品已在中国所享有的包括著作权及全部相关续展权在内的所有权及利益以不可撤销的方式转让给英特莱格公司。

1999年1月19日,英特莱格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北京市复兴商业城(以下简称复兴商业城)公证购买了可高(天津)玩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可高公司)制造的可高玩具。9月15日,英特莱格公司以可高公司侵犯其56件乐高玩具积木块实用艺术作品的著作权为由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停止侵权、销毁侵权物品、赔礼道歉、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及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代理费。11月10日,英特莱格公司放弃就其中三种玩具积木块实用艺术作品著作权对可高公司和复兴商业城的侵权指控。

????  可高公司曾于1996年就其制造的部分玩具积木块申请了中国外观设计专利。英特莱格公司曾请求中国专利局撤销上述外观设计专利,中国专利局经审查维持上述专利权有效。可高公司为证明其生产的玩具积木具有合法来源,提交了其与韩国公司就可高积木玩具的模具、半成品及技术转让签订的协议以及权利转让证书。可高公司为证明英特莱格公司不享有著作权,还提交了韩国专利厅审判所的判决书。该判决书驳回了乐高未来公司关于宣告相关外观设计无效的请求。

????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英特莱格公司是本案涉及的53种乐高玩具积木块实用艺术作品在中国的著作权及相关权益的所有者。英特莱格公司所在国瑞士及中国均为《伯尔尼公约》成员国,依《伯尔尼公约》第2条的规定,公约保护的文学艺术作品包括实用艺术作品,故中国对起源于《伯尔尼公约》成员国国民的实用艺术作品负有保护义务。根据《实施国际著作权条约的规定》,外国实用艺术作品在中国应自作品完成起25年受中国著作权法律、法规的保护。

????  实用艺术作品是指具有实用性、艺术性并符合作品构成要件的智力创作成果。实用艺术作品应当具有实用性、艺术性、独创性和可复制性。英特莱格公司主张权利的53种玩具积木块中有3种不具有独创性和艺术性,其余的则符合实用艺术作品的构成条件,应受法律保护。构成实用艺术作品的50种玩具积木块中,可高公司产品与之实质性相似,构成侵权的有33件。可高公司关于其玩具产品模具系从韩国引进、韩国专利厅审判所已判定该产品不侵权及可高公司产品已获得中国外观设计专利的主张均不影响本案侵权的认定,其抗辩理由不能成立。复兴商业城从可高公司进货时已履行了必要的审查手续,主观上并无过错,其行为不构成侵权,但复兴商业城应负有停止销售侵权产品的义务。侵权赔偿数额,依据英特莱格公司要求保护的实用艺术作品的数量、可高公司产品所包含的侵权产品的数量及侵权行为的后果等酌定。英特莱格公司为本案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可高公司应一并赔偿。英特莱格公司关于赔偿代理费的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六条第一、二项及《实施国际著作权条约的规定》第一、二、三条,第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可高公司停止生产、销售侵权产品的行为,侵权产品模具交法院销毁;二、可高公司赔偿英特莱格公司经济损失5万元,合理的诉讼支出17017元;三、可高公司在《北京日报》上公开向英特莱格公司赔礼道歉;四、复兴商业城停止销售侵权产品;五、驳回英特莱格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英特莱格公司主张权利的53种乐高玩具积木块能否作为实用艺术作品在中国受到法律保护以及受到保护的范围和程度如何。实用艺术作品一般应当具有实用性、艺术性、独创性及可复制性的特征。实用性是指该物品有无实用价值,而不是单纯地仅具有观赏、收藏价值。艺术性则要求该物品具有一定的艺术创作程度,这种创作程度至少应使一般公众足以将其看作艺术品。英特莱格公司主张权利的53种玩具积木块中,有3种没有达到应有的艺术创作程度,不应被认定为实用艺术作品,另外50件则具备了实用性、艺术性、独创性和可复制性,应当被认定为实用艺术作品。

??? ? 现在没有证据表明中国法律对于外国人的实用艺术作品排斥著作权和专利权的双重保护。英特莱格公司就其实用艺术作品虽然申请了中国外观设计专利,但并不妨碍其同时或继续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可高公司关于英特莱格公司的玩具组件已申请外观设计专利,不应再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主张,不予采信。一审法院认定可高公司产品与英特莱格公司的17种玩具积木块实质上不相近似,不构成侵权并无不当。可高公司的产品确有抄袭之嫌,但同时也应看到英特莱格公司的上述玩具积木块艺术创作程度确实不是很高,与典型的实用艺术作品在艺术创作程度上尚有一定差距,一审法院出于平衡利益关系的考虑,作出上述认定是合理的。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02年12月18日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问题]

#实用艺术作品应否受到著作权保护?

#原告英特莱格公司的著作权因何在中国受保护?

#当保护客体上出现知识产权重叠时应如何处理?

(四) 美国与印度关于对药品及农用化学品专利保护的纠纷

[案情介绍]

1996年7月2日,美国依据DSU第4条与TRIPS协议第64条,要求与印度进行磋商。美国提出,印度没有给予药品和农用化学品专利保护,违反了它根据TRIPS协议承担的义务。1996年7月27日美、印双方举行了磋商,然而未能达成一致。11月7日美国要求DSB建立专家组以审查其所提交事宜,1997年2月5日,由三人组成的专家组建立。专家组于1997年4月15日和5月13日举行了两次会议。第二次会议后专家组给予各方机会,就美国在第一次会议上依TRIPS协议第63条提出的请求,发表各方的书面意见。1997年6月27日,专家组作出临时报告并分发给各方,专家组的结论是:鉴于印度在依TRIPS协议第65条的规定享有的过渡期内,对于药品与农用化学制品产品专利的申请,未能建立一种可以保存其新颖性和优先权的机制,以及未能充分地公布和通知有关此机制的信息,违反了TRIPS协议的第70条第8款(1),第 63 条第1、2款;由于印度未能建立一套可授予独占销售权的制度,所以其也违反了TRIPS协议的第70条第9款。美、印双方未提出再次举行会议,只有印度要求专家组重新审查报告中的部分内容。

1997年10月15日,印度向DSB提起上诉,10月27日印度提交了上诉报告,11月14日美国提交了被上诉方材料,欧盟也提交了第三方材料。1997年11月14日,上诉庭举行了口头的听证会,在会上双方及第三方均阐述了自己的理由并回答了相关提问。在分析听证会上各方提出问题的基础上,上诉庭于1997年12月19日公布其终局报告,维持了专家组关于印度违反了TRIPS协议的第70条第8和第9款的结论,同时推翻了专家组关于印度违反了TRIPS协议的第63条第1、2款的调查结论。

双方同意执行期为15个月,到1999年4月16日止。1999年4月28日,印度宣布了它执行专家组报告的情况,它已经通过立法建立专家组建议的保护机制。

[问题]

#本案涉及TRIPS协议中关于专利保护的哪些规定?

#依据这些规定,印度对药品和农用化工产品的保护承担哪些义务?

#国际投资法

(一)国际苏伊士运河国有化案

[案情介绍]

   1956年7月,埃及政府宣布苏伊士运河收归国有的措施,在国际上引起强烈反响,英国、美国、法国在伦敦举行会议商讨对策。随后,关于运河管理等问题被提交联合国安理会,在此期间,英法以埃以战争为借口,出兵埃及并企图以武力解决此事。以后在国际社会的积极努力下,英美同意用和平方式解决运河国有化而发生的纠纷。1958年双方最后达成协议,埃及一揽子向公司支付2800万英镑,不到求偿额的10%,且分6年付清。

[问题]

1、埃及是否有权对苏伊士运河实行国有化?

2、苏伊士运河国有化是否构成对外国财产的歧视?

3、埃及政府提出对公司股东的补偿条件是否符合国际法的要求?

(二)美国华盛顿国际银行案

[案情介绍]

  美国华盛顿国际银行在多米尼加境内投资组建了一家木材公司,经营伐木、制材、出口等业务。此后不久,美洲国家组织的专家们对多米尼加自然资源的概况进行3次调查研究,在此基础之上撰写的专题报告指出:由于林业管理松弛,伐木商滥砍滥伐,多米尼加国内的森林资源日益锐减,并危及国内的水土保持。如不及时采取护林补救措施,长此以往,后果不堪设想。多米尼加政府十分重视该项意见,于是颁布法令,对木材的砍伐和出口实行定量的许可证控制,由此造成华盛顿国际银行投资的木材公司几度停产、经营困难而亏损累累。1968年9月,投保人华盛顿国际银行向美国国际开发署(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的前身)索赔。

[问题]

  美国华盛顿国际银行所受到的风险是否属于征收险范围?该银行能否从国际开发署那里取得赔偿?

(三)MIGA的第一次赔付

[案情介绍]

1995年,美国一家跨国公司与印尼官方签订一份合资建设电厂的合同,并向MIGA投保了“征收和类似措施险”。

该项目于1996年开工建设,不久印尼便发生了暴乱,苏哈托政府濒临倒台。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要求下,印尼政府以在其境内的电站电价过高,建设成本太大,须重新予以审查为由,于1997年中止了境内27家电厂的建设和经营。在中止令中,没有任何有关给与业主补偿和如何解决纠纷的规定和安排。

投保人的项目被中止后,希望和印尼政府协商解决纠纷,以继续维持其在印尼的投资利益。当时印尼政局混乱,投保人屡次要求磋商都没有回应,最后只得向MIGA提出索赔。

MIGA接到索赔请求后,立即以调解人的身份与印尼当局磋商,18个月后协商未果。2000年6月,MIGA正式向投保人作了赔付,共1500万美元。2003年6月,MIGA收到了印尼政府针对该机构受理的第一起索赔进行的最后一笔偿付款。

[问题]

本案是否属于MIGA的征收和类似措施险范围?属于哪一类?

#国际金融法

(一)跨国银行监管问题

[ 案情介绍 ]

1995 年 2 月 26 日 ,新加坡巴林公司期货经理尼克 . 里森投资日经 225 股指期货失利,导致巴林银行遭受巨额损失,合计损失达 14 亿美元,最终无力继续经营而宣布破产。从此,这个有着 233 年经营史和良好业绩的老牌商业银行在伦敦城乃至全球金融界消失。巴林银行破产的直接原因是新加坡巴林公司期货经理尼克 . 里森错误地判断了日本股市的走向。 1995 年 1 月份,日本经济呈现复苏势头,里森看好日本股市,未经授权,分别在东京和大阪等地买进大量期货合同,希望在日经指数上升时赚取大额利润。天有不测风云, 1995 年 1 月 17 日 突发的日本阪神地震打击了日本股市的回升势头,股价持续下跌。巴林银行因此损失金额高达 14 亿美元,这几乎是巴林银行当时的所有资产,这座曾经辉煌的金融大厦就此倒塌。

[ 问题 ]

1 、为什么要对跨国银行进行监管?

2 、如何加强跨国银行监管的国际合作?巴塞尔协议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二)国际融资担保 --- 广西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诉桂林花园酒店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案

[ 案情介绍 ]

桂林花园酒店(以下简称花园酒店)系中国青年旅行社广西分社与香港中国贸易发展中心有限公司合作经营的企业,在 1985 年筹建期间,为提高酒店档次,欲向外国银行借款以增加投资,遂与广西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以下简称投资公司)协商,请求投资公司担任借款合同保证人。花园酒店明确向投资公司表示以酒店之房产及土地使用权作出反保。 1985 年 11 月 5 日 ,花园酒店向投资公司提交的《桂林花园酒店贷款保函申请书》说明贷款数额为 1300 万美元,贷款银行为荷兰商业银行香港分行,承诺请投资公司出保。投资公司于同年 12 月 4 日 复函同意出保,并重申其基本前提条件是:桂林花园酒店要以全部房地产作为抵押。双方经多次协商取得一致意见后,投资公司于 1986 年 8 月 27 日 向花园酒店的贷款方荷兰商业银行香港分行等出具了《保证书》。保证借款人花园酒店所借之 1300 万美元及利息,当借款人不按借款合同规定偿付时,投资公司同意在收到贷款方面书面通知后十天内以同种货币代为偿付。同日花园酒店便与以荷兰商业银行香港分行为代理行的几家银行(下称贷款银团)。签订了为期八年半的“信贷合同”,并于 1986 年 10 月至 1987 年 11 月,分 19 次从贷款银团提取了全部贷款 1300 万美元。

按照“信贷合同”规定,花园酒店应于 1987 年 10 月 9 日 支付贷款银团第一期贷款利息 475688.08 美元,但该店直至同年 11 月 9 日 才偿付,构成第一次违约, 1988 年元月 11 日,花园酒店应付第二期贷款利息 314753.68 美元,但未予支付,又一次违约。贷款银团提出警告后,花园酒店于 1988 年 4 月 17 日 向投资公司提交了《请求代偿还债务申请书》,称:其暂无力偿付第二期贷款利息,请求投资公司代为偿付,代偿金从代偿日起算,至 1988 年 7 月 31 日 止,付年息 8.5% 的利息,逾期则加 20% 的罚金;并再次申明将花园酒店的全部固定资产作抵押;应交付投资公司的担保费,如没按时交纳,则加付 20% 的罚金。投资公司同意了其代偿请求,于 1988 年 4 月 19 日 支付了花园酒店应付的第二期贷款利息及罚息共 322557.85 美元给贷款银团,并将该款转作花园酒店向投资公司的短期借款。 1988 年 5 月 17 日 ,花园酒店向投资公司提交了《代偿债抵押契约书》。该书除重申了《请求代偿还债务申请书》中关于担保费、还款日期及利率等外,还再次申明和保证:一旦酒店不能按时偿还所欠银团贷款本金、利息和其他款项而导致担保人偿还,担保人有权将桂林花园酒店之全部固定资产(汽车除外)及债权收归担保人所有,酒店保证无条件服从。该项垫款花园酒店一直未偿付给投资公司。

按照“信贷合同”约定,花园酒店应于 1988 年 5 月 27 日 向贷款银团偿付第一期本金 78 万美元及到期利息 414329.86 美元,由于无力偿付再次违约。贷款银团鉴于花园酒店多次违约的情况,根据“信贷合同”约定,于 1988 年 7 月 23 日 宣布全部贷款本金、利息及其他费用提前到期,要求花园酒店立即将应付款总额 13625030.06 美元付清。花园酒店一直不予偿付。贷款银团遂要求投资公司履行保证人义务。投资公司于 1989 年 2 月 22 日 ,代花园酒店向贷款银团清偿了所欠本金及利息共 14534904.65 美元。投资公司履行保证义务后,于 1989 年 2 月 26 日 发函向花园酒店追索,限其在同年 3 月 7 日前 偿付。因酒店未予偿付,投资公司遂于 1989 年 3 月 17 日 向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

案经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定:花园酒店与货款银团签订的“信贷台同”、与投资公司协定抵押担保等,符合法律规定,均属有效。花园酒店违反“信贷合同”约定,致使保证人投资公司为其履行义务,遭受损失,投资公司有权追偿并要求赔偿损失。该院判决:花园酒店偿付投资公司代其偿付的第二期贷款利息、全部贷款本金及利息、罚息合计 15605371.25 美元;偿付所欠投资公司担保费及其利息、罚息合计 464001.86 美元(各项计息均算至 1989 年 6 月 29 日 止);赔偿投资公司经济损失 29684.36 元人民币、 20105.4 美元、 4788 港元;诉讼费由花园酒店承担。

花园酒店不服一审判决,以本案不应由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一审法院未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代偿债抵押契约书》中加收罚息、固定资产抵押等内容,不是酒店的真实意思表示,本案属合作企业与担保纠纷,理应合作双方在场处理等为由提起上诉。

被上诉人投资公司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原审人民法院认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基于上诉人与贷款银团的“信贷合同”设定的抵押担保合法有效是正确的。判决上诉人偿付给被上诉人的各项款额,除担保费计算有误应予变更外,都是合法有据的。本案并非是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有重大影响的案件,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试行)》第十七条第(二)项的规定管辖并无不当。一审法院在本案审理中,征询过双方当事人是否请求或同意调解的意见,被上诉人明确表示不愿调解。调解必须双方自愿,而且不是审理民事案件的必经程序,上诉人以未进行调解为由称原审不符合民事诉讼法(试行)规定,既无事实根据,也无法律根据。经查,由于上诉人多次违反与贷款银团的“信贷合同”及与被上诉人设立的反保协议,致被上诉人额外增加了各种活动费用,造成了直接经济损失,理应由过错方上诉人赔偿,与上诉人偿付给被上诉人的本金及利息、罚息等正常应付的款项不能混淆。上诉人从准备向外国银行借款的 1985 年起,直到多次请求被上诉人代为还款时止,三年多来,曾经多次为担保事宜与被上诉人协商,并多次根据被上诉人提出的条件,表示一旦由保证人代其清偿债务而不能向保证人清偿时,愿意以酒店全部固定资产等转归保证人所有和承付利息、罚息等,有会议记录、来往函电、申请书、契约书等为凭,证据确实、充分,不容置疑,其上诉提出“不是酒店的真实表示”的理由不能成立。上诉人花园酒店属中国法人的合作企业,审理其与被上诉人的纠纷,应视该酒店为一个整体,至于合作双方是否到场,意见是否一致,纯属花园酒店内部事务,与本案纠纷的处理无关,所谓“理应酒店双方在场处理此案”的上诉理由,没有法律根据。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予以驳回。据此,本院二审判决除变更原审因担保费计算有误,减少上诉人应付款额 1356.32 美元外,均维持原判。

二审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上诉人未履行判决确定的义务。一审法院根据二审法院的判决,于 1989 年 9 月 5 、 6 两日分别在《人民日报》和《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了公开拍卖抵押物桂林花园酒店的公告。公告宣布在规定期间内凡具备购买条件者都可以登记购买,谁出的价高和付款期限短,谁就可以优先成交,无论中外企业人士,只要具备条件都可以平等竞争。在拍卖尚未成交期间,将花园酒店交由投资公司代为经营,以维护酒店固定资产的完好,保障各方当事人的利益。 1989 年 12 月花园酒店变卖委员会与一中外合作经营企业(中国青年旅行社与日本大东株式会社合办)达成变卖花园酒店协议,总价款 2195 万美元。现在此案已执行完结。

[ 问题 ]

1 、投资公司所作的担保性质如何?它与传统的保证有何区别?

2 、何谓贷款的加速到期?

3 、投资公司履行担保义务后,能否取得代位求偿权?

(三)国际银团贷款案

[ 案情介绍 ]

ST 东北电主要从事输变电成套设备及附件的制造和销售,产品包括 110KV 以上的变压器、高压断路器、高压开关及其配套的电力电容器等,属于输变电一次设备供应商。 1998 年以高于当时银行同期贷款利息大约 3 个百分点从香港中芝兴业为牵头的境外银团借入 4000 万美元, 1999 年至 2000 年,公司连续出现巨额亏损。 2001 年 6 月 1 日 ,境外银团向香港高院起诉,要求公司偿还上述借款。

[ 问题 ]

1 、什么是银团贷款?银团贷款有哪些优点 ?

2 、银团贷款中债权人应如何防范风险?

#国际税法

#居民税收管辖权

[ 案情介绍 ]

麦德隆是美国一家船运公司的船长,经常往返于美国和加拿大之间的航程,并且在加拿大境内拥有一套住宅,每年偕夫人来此度假 2 周。 1950 年,加拿大政府要求麦德隆就其境内外收入纳税,麦德隆不服,遂诉至法院,这即是有名的“麦德隆诉国家财政部长”案。

[ 问题 ]

1 、加拿大政府要求麦德隆纳税的依据是什么?

2 、加拿大法院应如何判决这一案件?

(二)来源地税收管辖权

[ 案情介绍 ]

已知甲国与乙、丙、丁三国均签有双边税收协定。甲国的 M 公司在乙国设有一分公司,在丙国设有一常驻代办处。 1996 年 10 月, M 公司在丁国又开办了一次为期 6 个月的展销会。此外, M 公司在日常经营中,还经常直接与乙、丙、丁三国的居民公司开展贸易活动。

[ 问题 ]

1 、 M 公司在乙、丙、丁三国设立的分公司、常驻代办处、展销会等,是否构成在东道国设有“常驻机构”?

2 、 M 公司与乙、丙、丁三国居民公司从事直接贸易活动所取得的营业利润应如何纳税?

(三)居民税收管辖权冲突

[ 案情介绍 ]

A 国人某甲在 A 国有住所, 2001 年 1 月离开 A 国去 B 国从事经营活动,在 B 国居住了 7 个月并取得了一笔收入。 2001 年 8 月甲回到 A 国后,先后收到 A 国和 B 国要求其缴纳个人所得税的纳税通知。 A 国的税法规定,在 A 国有住所且离境不满 1 年的为 A 国纳税居民; B 国税法规定,在 B 国居住时间超过 180 天的为 B 国纳税居民。

[ 问题 ]

1 、本案中, A 、 B 两国都向甲主张税收管辖权的现象称为什么?

2 、本案中, A 、 B 两国主张税收管辖权的依据是什么?

(四)国际逃避税案

[ 案情介绍 ]

伊迪南是意大利亨得尔服装公司驻北京办事处的代表, 1998 年 2 月到京任职,同年 6 月到税务局办理了纳税手续。 2003 年税务局在纳税检查时发现,该公司总部出具的纳税收入证明只列明伊迪南每月收入为人民币 2.3 万元, 2001 年后上涨为人民币 2.5 万元。经调查发现,除上述列明的收入外,伊迪南每月还有驻京补贴人民币 3000 元,职务津贴人民币 4500 元,家属补助人民币 1 万元。

结论:伊迪南隐瞒收入的行为在国际税法上属于国际逃税行为。

[ 问题 ]

#本案中伊迪南采用何种方式进行国际逃税?

#什么是国际逃避税?国际逃税与国际避税的本质区别何在?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总排行
频道本月排行